日治时代的台湾年轻人,怎幺面对未知未来?

2020-07-14 472人围观 ,发现10个评论
日治时代的台湾年轻人,怎幺面对未知未来?

我是一个理想主义的崇拜者,所追求的人生非是「财富与福禄」,而是「真、善、美」,我的一生也就以此为最高理想,儘管遭到任何艰难,总为了达到这个境界克服一切障碍,淬砺、奋斗到底。

「天下有不测之风云,人有旦夕之祸福」,的确是千古不易之箴言。几年前,在拼命地训练一支少棒队之际,忽地伤害了脊椎神经。随之两腿瘫痪,不能步行,无奈就从此告辞了将近三十年,捨不得的粉笔生涯。当我获悉医师诊断的结果:「是横断式神经炎,对此种病症,目前还没有特效葯,可能会成为残废,即使侥倖的会恢复,也必须需要经过一段漫长的岁月」。

剎那间,像一把利刃插进了自己的心窝,感到血从心里流出来似的,全身无力地瘫在靠背椅上,脑际一片茫然,耳朵轰轰地响着,整个世界似乎都在旋转。没想到我人生的历程上突起了大风浪,觉得自己所有的梦与幻,在瞬息之间,尽化成了泡影!我心里痛苦万千,像是快要心碎———。

然而随着日子的经过,一颗动荡不安的心灵也缓缓地静谧下来,我竟自视为一位退隐江湖的老侠士,以书卷来陪伴自己的寂寞,以写作来慰藉心上的空虚,消磨这一段渺渺无期,不知何时方能结束的病榻生涯。在漫长养病的岁月里,偶尔从收音机上听取几支熟悉的老歌,瞥见一些旧日的日记,浑然将过眼烟云的往事,竟像滔滔的洪水袭击枯寂的心灵。不由得泛起对往事的追想,将褪色的记忆,如电影似的一幕幕在眼前映现,彷彿时光倒流,将自己带回到六十年前的时间和空间的幻境里。

这 60 年来的世界,的确是动荡不安,历史上的一个大变动时期,无论政治、经济、科学、文化,社会全般的在这空前绝后划时代的洪流里大转移。始终在这时代洪流的沖击下漫过所有生命过程的笔者,虽然不是推进时代之轮的超群人物,但诚如印度诗人泰戈尔说的:「小小的青草,你的步子是小的,但你佔有了你踏过的土地」,不仅将自己所见、所闻、所阅历的周到细緻地叙述,还有在解剖下呈现出来的时代与社会的清晰的面貌,诚实而自由、生动活跃地,在读者的眼前历历了如指掌,详尽地写出,引发着各位读者的共鸣与兴趣。

遗憾得很,不但笔者过于低能,尚且笔者的前半生因在异民族日本佔据时期,未尝受过正式中文教育,又不懂写作技巧,儘管如何绞尽脑汁,费尽心思,总觉得写出来的东西,不仅不太灵活,还不能充分表达蕴藏在心底的情感,虽然排了一大堆的字叠,到底都写了些什幺?真的令人觉得无比的惭愧。

不过本小册子是笔者所有的生命消逝的浪花,也是一个过渡时期最平凡人的生活写照,纵使对讴歌理想主义的所观、所感有所共鸣,若庆幸地能够得到一读,自当引为荣幸,如承蒙赐教与指正,更竭诚欢迎感激之至。

本文摘自《磺溪少年兄》,作者为王灯岸、王镜玲编注

日治时代的台湾年轻人,怎幺面对未知未来?磺溪少年兄
    作者:王灯岸出版社:玉山社出版日期:2018/11/01博客来购书诚品网路书店购书读册生活购书

     

不容错过